http://www.neftrus.com

热点新闻评论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事件——9月11日起,我国将开展大规模的麻疹疫苗强化免疫。近日,有一些网友发帖对此次强化免疫麻疹疫苗的行为提出质疑,并对麻疹疫苗的安全性表示怀疑,称“麻疹疫苗是慢性毒药”。对此,卫生部疾病预防控制局副局长郝阳辟谣,麻疹疫苗已使用多年,全部来自国产,质量是有保障的。

  点评——麻疹强化行动明明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为何却落下个谣言四起“吃力不讨好”的下场?麻疹疫苗谣言之所以能够流传惑众,可见不仅山西“疫苗事件”留给老百姓的阵痛还未平复,也跟当下频发爆发的质量安全问题引发的信任危机不无关联。从“地沟油”到“毒茶油”,从“霸王绝顶”到“瘦身钢筋”,一系列质量安全事件的出现,让公众如惊弓之鸟,脆弱的神经不堪重负。

  麻疹疫苗的质疑和谣言背后,无疑是公众对疫苗的“信任危机”。除了应该在疫苗生产、流通、使用等环节加强管理与监督,谣言发生时更要尊重维护公民的知情权及时辟谣,与此同时,严格监管制度与完善食品安全法律体系,对违法违规操作等行为要依法问责,从严查处,才有可能重建起公众心目中对疫苗信任。

  在美国众院通过了对华永久正常贸易关系(RNTR)议案4个月之后,美国参议院一连否决13个附加性的修正动议,终于以83:15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该议案。

  PNTR是中美双边协议的基础,在中美之间去年11月达成的贸易协议中,中国同意开放从农业到通讯等一系列广泛的市场,而作为交换,美国国会必须给予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也即PNTR,而不是像现行的每年一度由国会评审通过的贸易关系。这项能够带来“双赢”的议案,却由于少数国会议员的阻挠,姗姗来迟。不过邪不压正,上周美国参议院们克服重重障碍,接连否决了13项PNTR修正案。任何一项修正案若获得通过,法案就会被送回众议院进行重新表决,从而大大降低国会通过法案的机率。

  曾四任美国国务卿的基辛格博士在其《外交与战略》一书中说过一句大白话:中美关系的分歧不在于意识形态,而是利益!利益!

  PNTR将带给美国巨大的长远的经济利益,中国在中美双边贸易协议中承诺给予美国的开放市场的条件,将给美国的投资与产品创造很大的商业机会。而对中国来讲,美国是中国的最大的贸易市场与投资来源,有了PNTR,也就意味着中美有了一个进一步发展双边经贸关系可靠的制度条件。美国国会只有通过这一法案,去年达成的中美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双边协议才能是真正意义上的“双赢”协议。否则,在中美经贸关系中,美国将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失去贸易谈判所创造的许多机会。

  如果美国众议院通过予华PNTR法案,对中国加入WTO以后的中美经贸关系发展大有好处。1994年后,在中国外贸中,中国同日本的贸易额居于首位,中美贸易额只差一点点,而一旦美通过予华PNTR法案,毫无疑问将使中美贸易额在中国对外贸易中的比重进一步加大。

  如果此次美国国会没有通过予华PNTR法案,那么中美双边贸易协定的“双赢”含义也就难以存在。在中美双边协议中有一个前提条件,即美国政府有义务说服国会通过予华PNTR法案。国会不通过PNTR法案,意味着美国单方面不给予中国方面市场准入的条件,也就是不给予中国正常贸易关系的条件,那么相应地,根据WTO各成员权利与义务的平衡与对称,中国也可以对美方所做的承诺不予实现。

  如果这样,美国将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因为WTO的规则规定,一个成员国与另外一个成员国所达成的市场开放承诺,其他WTO成员也可分享。也就是说,中美双边协议达成的中国市场开放的承诺,其他WTO成员国是可以分享的。而美国不予华PNTR,意味着美国自己努力13年与中国谈判得来的成果,自己却不能享受。相反,同美国有竞争的国家,如日本、欧盟及其他WTO成员,却可以享受中美双边协议达成的条件。这样做,美国肯定处于不利的地位。美国对中国市场仍然得不到充分利用,两国贸易关系不正常化,双方出口贸易也将受到很大限制,尤其是中国服务贸易市场的开放,美国将得不到最大利益,而美国在服务贸易上是有很强优势的。

  当然,对中国来讲,如果与美国这样一个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国家已达成的双边市场开放的条件得不到实现,中国也会受到影响。但西方不亮东方亮,中国面对的市场是一个多元化的市场,美国予华PNTR法案不通过,中国与日本、欧盟的经贸关系还可以有一个比较大的发展,而真正受到损失的是美国的工商界,因为他们将丧失一个进入中国这个广阔市场的历史性机遇。

  即使美国国会此次没有通过予华PNTR法案,中国照样可以加入WTO。PNTR不是美国给予中国的“免费”礼物,而是两国之间一种正常的互惠贸易待遇,符合WTO的基本原则。如果美国国会今年不通过予华PNTR法案,或推迟到以后通过,但中国加入WTO已成定局,因此,美国至少在通过这项法案之前的这段时间不能享受到中国加入WTO后开放市场的种种好处。

  尽管目前美国国内围绕PNTR法案的政治斗争十分激烈,但基于美国国家利益考虑,美国国会几经波折之后,还是通过予华PNTR法案。

  今年五月美国众院通过了对华永久正常贸易关系(RNTR)议案时,中美许多观察家乐观地估计,参议院将于六月投票表决通过。然而事实上,PNTR遭遇了方方面面的阻力,它成为美国两党相争的工具,势力的借口,竞选总统的武器。

  美国是一个两党制的国家。在野党总是想方设法为执政党制造困难。在美国历史上,对华政策成为美国国内斗争的焦点不是稀罕事。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美国加入《全面禁试核武器条约》遭到参议院否决,美国的两党政治使克林顿政府遭到对外政策方面的一次失败,弄得人很没面子。众议院投票表决PNTR前,克林顿政府发誓取得这场斗争的胜利。克林顿内阁全体总动员,在白宫成立了作战室作为办事机构。克林顿亲自与一百多位议员谈话,他一再警告,如果不给予中国PNTR,美国将不能享受经过千辛万苦谈判达成的协定规定的好处,“美国将后悔二十年”。克林顿政府还请出前总统、前政府要员来助战。显然,克林顿政府是把对华PNTR作为他任期最后一年的一项重要立法,作为外交方面的一个重大举措。既然这个问题如此重要,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也就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来为制造困难。

  为服务党派斗争,美国一些国会议员的惯常做法是把一些互不相干的事情纠缠在一起。一九八九年来每年就对华最惠国待遇(即正常贸易待遇)问题的辩论就是这样一场混战。各种势力纠集在一起,攻击中国,攻击行政部门的对华政策,生怕失去了施加压力的杠杆和党派斗争的有效工具。

  所以,在众院表决前,白宫作出妥协,出台一项贸易监督方案,准备成立“快速反应”小组审查中国行为,并在商务部设立负责中国事务的助理部长帮办新职位,详查中国执行贸易承诺的情况。而在众院通过的议案中还规定,成立国会与行政机构的联合小组,监视中国的人权状况,每年向国会作出报告。

  另一与对华PNTR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是拨款法案。美国国会是立法机构,但它首要的功能是掌管政府的钱袋。近年来国会常在财政上与政府闹别扭,甚至影响政府正常工作以至联帮政府机构要关门。美国的财政年度始于每年十月一日。七月和九月也正是辩论拨款案的大忙季节。把对华PNTR问题与拨款案纠缠到一起,也是为了以此压政府在预算方面作出妥协。

  每逢大选,美国国内的党派斗争必定更加激烈。今年又是大选年,对华PNTR又成为一个可以为党派斗争服务的问题。但共和党议员却不能因为这是政府提出的予以反对,而且实际上在众议院投票时,共和党议员投赞成票者比议员多。原因在于美国工商界是支持PNTR的主要力量,而他们是共和党的主要基础。因此共和党人不能否决这项议案。但他们又不甘心顺顺利利地通过这项议案,让政府得分。唯一的办法就是拖。

  拖延表决对于共和党人还有一个好处:可以打击候选人戈尔。的一个重要基础是产联、劳联等劳工组织,他们反对自由贸易,对任何贸易协议都横加干涉,现在他们又反对给予中国PNTR。由于他们有相当强大的基层组织,他们的反对不容小觑。这就使戈尔处于一种微妙的尴尬境地:作为副总统,他不可能不支持对华PNTR;而如果他支持,就可能削弱内对他竞选的支持。全国代表大会于八月十四日在洛杉矶举行。对华PNTR将对会此产生一定影响,甚至可能在内引起内讧。这当然是共和党求之不得的事。

  目前在与我国进行双边谈判的37个世贸组织成员中,只有与瑞士和墨西哥尚未结束谈判。

  中国加入世界组织的超级马拉松正一点点接近终点。不过,或许正应了老百姓的那句俗语--“望山跑死马”,中国入世远不象有些人想象得那么容易,专家认为,即使按最顺利的情况看,中国今年入世仍面临着时间十分紧迫、剩余工作量巨大的问题。人们不禁要问,最后撞线的时刻是否会拖到明年?

  去年11月15日,中美签署关于中国加入WTO的双边协议时,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就已经表示:“中国期盼在年内加入世贸组织”。但好事多磨,去年中国入世的愿望并未实现。

  今年5月,中国与欧盟签署关于中国加入WTO的双边协议,石广生说:“中欧双边协议的达成标志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双边谈判即将结束,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将进入最后的加入程序的阶段。”

  当时,在要求与中国进行双边谈判的37个世贸组织成员中,中国已经同32个签署了协议,中欧协议的签署,令人们感到中国入世道路上的主要障碍已全部扫清,中国入世指日可待了。

  6月,石广生部长在“21世纪论坛”2000年会议说,有关中国入世问题的双边谈判正在加紧进行,全部双边谈判近期将会结束。

  同月,世贸组织中国工作组第十次会议在日内瓦举行。我国外经贸部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表示,中国入世多边谈判进程已经出现了良好的势头,中国入世的主要法律文件、议定书和工作组报告书的基本框架已经形成。世贸组织中国工作组主席吉拉德在会议结束时表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漫长历程已经进入最后阶段。

  从方方面面的表态看,撞线的时刻即将来临,中国离加入WTO只差一步了。国人也似乎习惯于新闻媒体关于入世的一个口头禅式的用语--“进入最后阶段”。不过,当今天我们“回头看”时,会发现这口头禅居然已经用了好几个月了。

  按照WTO的加入程序,申请加入方应与提出双边谈判要求的WTO成员举行双边市场准入谈判,同时,由提出双边谈判要求的成员和愿意参加多边谈判的成员组成的有关工作组,还要就申请加入方加入WTO的议定书和工作组报告举行多边谈判。在完成所有双边谈判和多边谈判之后,工作组将所有协议汇总成货物贸易减让表和服务贸易减让表,附在议定书后,并将议定书和工作组报告提交给WTO总理事会。接着,总理事会召开大会,决定是否通过议定书和工作组报告。

  总理事会一般按“协商一致”原则通过有关决定。不能“协商一致”时,就进行表决,有效表决需三分之二以上成员同意。总理事会通过后,申请国立法机构予以核准,再由政府代表将批准书交存WTO总干事。30天后,该国即正式成为WTO成员。

  看看这些程序,再算算时间,不难看出,中国最后一段入世路并不是一天两天的路程。

  据知情专家透露,中国与墨西哥的生产力水平相当,产品结构相似,墨西哥工业企业,尤其是纺织、玩具和鞋类公司,担心中国加入WTO会威胁其产品的内销和外销。而中国与瑞士的谈判,则在中国保险市场对外开放程度等方面尚有争执。

  另有消息说,一些先于美国、欧盟同中国签订双边协议的国家,现在又提出要修改早先做出的决定。对此,龙永图明确表示,对已达成的双边协议,“我们连一个句号或一个逗号也不想改。”

  还有一个问题是一揽子文件的起草。据中国外经贸部研究院世界经济贸易研究部主任梁艳芬女士介绍,一揽子文件要把所有双边谈判中所达成的协议,以最精炼、最准确的文字体现出来,还需把所有双边协议中的承诺作成一个具体的减让表,以承诺清单的方式提交总理事会,这也是很大的工作量,不是“立等可取”的。

  假设中国能赶在9月份召开的中国工作组第12次会议上完成中国入世的一揽子文件,这些文件将被提交给WTO总理事会或部长级会议审议。那时,也就真正进入了中国入世的最后阶段。节外生枝的可能也许会把中国入世拖到明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